原本心情就因为叶潇影响而变差的慕容苍山脸色

还剩下几个九云山的人,马云也没有了心思再重振九云山了,毕竟,他最得意的一个传人今天也死在了叶潇的手里面,不过他不担心,因为他知道,就算是九云山被彻底的毁了,只要他还活着,就能够到水泊梁山去,以他今天的实力,在水泊梁山里面也能够出人头地的。 “你进......
 
    下七章预览:...潇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,既然有人把东西送上门,不管是不是毒药,对于现在的龙帮来说,能够发展壮大是最好的事,笑着道:“真是有劳王妃了,能够和地下赌场化干戈为玉帛,也是我最大的一个心愿啊,还劳烦王妃亲自送东西过来,真是过意不去,王妃请到我们大厅里面来休息吧!” 王妃点了点头。 而周凯和夏正淳则是直接就去开始卸货了。 来到大厅,想到当年就是在这里,差一点就杀了叶潇,而自己也差一点就死在了这里,王妃也是一阵唏嘘感叹,而被她抱在怀里的波斯猫,看到叶潇的时候,那对......
 
    下八章预览:...注意到,慕容晚晴脸上的神色也带着几分的喜悦,显然,这一次慕容苍山在南天门那边,就算没有独占鳌头,最起码成绩也不差,点了点头,笑着道:“什么时候。” “就今天吧!”慕容晚晴道。 “好。”...
 
    下九章预览:......
 
    下十章预览:...最弱小的一个,看到这些沙漠中丑陋的野兽,都会被吓得躲在叶潇的背后而不敢出手,可想而知,而现在,她看到叶潇已经支撑不住了,如果叶潇支撑不住了,恐怕所有的人都要死在这里了,李凌瑶咬了咬牙直接就站了起来,双手合在了一起,一声声隐晦,低沉的咒语从她的最里面念了出来,而原本只是把她当成一耳光小女孩的华贵少女也发现,这个小女孩身上变得圣洁起来。【全文字阅读.】 而盘腿坐在地上恢复灵气的那个九天玄女殿的女人,看到李凌瑶的举动,嘴角也流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意,眼神里面甚至带上了一丝激动的神色。 李凌......
 
    本章提要    李凌瑶看到叶潇跌跌撞撞的向周天星辰棋盘走过去,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潇洒,每一步似乎都走得很沉重,本身就是半步地仙的李凌瑶更加能够看得出来,现在的叶潇差不多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,眼泪再也没能够忍住,顺着脸颊就滑落出来,而站在李凌瑶身旁的慕容苍山,此刻眼中也闪过一丝戾气,显然,叶潇在他的眼里已经越来越不受控制了,如果不是后面争夺十二巨头,还要仰仗叶潇,慕容苍山也不介意现在就将叶潇这个祸患给扼杀掉。【全文字阅读.】
 
    “这一局让我上去吧!”脸颊上面满是泪痕的李凌瑶声音哽咽的道。
 
    慕容苍山虽然也很想让李凌瑶去,只不过,他很清楚,就算是自己强制命令,对于其他人或许有用,对于叶潇这个从头到尾都没有真心实意归顺过自己的人来说,不会有半点效果,就算是被称为老狐狸的慕容苍山也不明白,叶潇为什么会如此的护着这个李凌瑶,当然,这些琐碎的小事想不明白,慕容苍山也不会费尽心思的去想,现在,叶潇已经给他拿到了两分,今天的一场周天星辰棋的比试也不算是功亏一篑了,虽然距离满分的四分还有一点差距。
 
    “他不会听我的。”慕容苍山冷冰冰的道。
 
    听完慕容苍山的话,李凌瑶整个人也是一颤,心底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逐渐蔓延上来,她也不知道那种是什么感觉,看到叶潇整个人已经来到了周天星辰棋盘里面,身为棋手的慕容苍山自然能够清楚的感受到,现在的叶潇的确已经差不多是油尽灯枯的地步了,毕竟,叶潇只是一个玄级中期的武者,而不是半步地仙,就算是再如何的逆天,也是有一个底线的,而慕容苍山这一场的对手则是陈司翰,最让慕容苍山忌惮的三个人之中的其中一个恐怖人物。
 
    陈司翰的模样比起慕容苍山看上去要小好几岁,整个人身上都有一种书生气。
 
    如果说慕容苍山像极了一头老狐狸,而眼前的陈司翰则是一个大智近妖一般的人物,一颦一笑都是滴水不漏,看起来没有半点的锋芒,甚至身上还散发着一种儒雅的气息,但是,却让任何第一眼看到他的人,都绝对不敢小视,陈司翰带了几个人走过来,只是扫了一眼慕容苍山面前的周天星辰棋盘,微微笑道:“慕容苍山,你还真让我小看了不少,原本我以为,这一次十二巨头的争夺,你最起码要排在五六名之后,看来这一次我错了,你也是一个难得的对手。”
 
    原本心情就因为叶潇影响而变差的慕容苍山,脸色冷漠的道:“那我是不是应该露出一个感激涕零的表情来配合一下你?”
 
    陈司翰微微笑了笑,手指不断转动着拇指上那一枚看起来就很古老的玉扳指,笑着道: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 挖墙脚(上)
 
    现在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的精神力已经疲惫到了极点,就算是反应力也没有了一开始的状态,所以,就算是慕容苍山走出的一步杀手棋,也会干净利落的被对手斩杀掉,每动一步棋,对于叶潇来说,都是精神力的一种巨大消耗,而且消耗的力度简直就惊人,看到身边还有几十枚的棋子,叶潇很清楚,以自己这样的状态,不要说还需要杀对手和防备对手杀自己,光是慕容苍山一步步的把全部棋走一遍,他可能都坚持不下来。【全文字阅读.】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。
 
    看到自己一颗棋子都没有损失,而慕容苍山那边只剩下十几枚棋子的时候,陈司翰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笑容,但是却么有半点轻松的神情,慕容苍山也很了解这个陈司翰的性格,知道除非是自己认输,或者是最后一颗子都没他灭掉,要么陈司翰根本不可能有半点的掉以轻心,这才是这个陈司翰真正恐怖可怕的地方。
 
    极限。
 
    叶潇知道,自己已经完全到达了极限,现在就算是对手冲过来,自己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自己的棋子全部都吃掉。
 
    天旋地转。